首頁 曆史

蘇淵江雲煙小說叫什麼名字

第2645章 離蠱

-

第2645章離蠱

大藥師的神色冷了下來:“你這是在向老夫挑釁嗎?”

“大藥師,你現在一旁等待吧!”

炎龍開了口,製止了逐漸狂暴的大藥師。

大藥師聞言,臉上的凶狠之色收了起來,麵有不爽的退到了一旁。

“蘇先生,那就麻煩了!”

炎龍看了一眼大藥師,也冇有再多說什麼,隨手佈置下了一個結界,這才轉頭看向了蘇淵。

蘇淵默默一笑,也並未放在心上。

看來炎族的人對他還是有所防備,即便是炎龍,還是留了後手,直接將大殿封印。

“前輩,那就開始吧!”

說著,蘇淵探出了手掌,掌心之上,白色的光華閃爍,化作一縷縷的白光,散發著濃濃的生機,冇入到炎龍的眉心之中。

炎龍體內的靈力有些許的波動,蘇淵沉聲提醒道:“前輩,不要抵抗!”

炎龍眼皮微微的跳動了一下,終究還是按壓下了體內的靈力波動,任由著蘇淵的白色之光流入經脈之中。

勃勃的生機之力,迅速的在炎龍的體內流動。

每當生機之力遊走之時,蘇淵彷彿能夠探查到他體內經脈所有的情況。

勃勃的生機就如同他的眼睛,但凡是生機所到之處,就能清楚的看到炎龍經脈的狀況。

炎龍的修為必定不弱,經脈強勁有力,寬厚有度,體內的靈力滾滾而動,流淌而過。

但凡是力量遊走,並未察覺到任何的異樣。

隻是,他的靈力之中蘊藏著一絲狂暴之力,雖然並不明顯,但也對他的靈力造成了極大的影響。

蘇淵的感知之力完全的沉入到經脈之中,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在炎龍的經脈之中,有著單單的血紅之力融合在其中。

“看樣子,這種力量就是罪魁禍首了!”蘇淵在心中默默地低喃了一聲。

他的感知力迅速的圍攏上去,隨著暗紅色的追溯而去。

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移,感知力也順著經脈延伸到炎龍的心臟之處。

原本平穩跳動的心臟,正中心的位置,有一個拇指大小的暗紅光團,並冇有融入到靈力之中,卻一直都穩穩的附著在心臟之上。

暗紅色的力量,正是從那光團之中釋放而出。

尤其是在光盤所處的位置,經脈上已經有點點的斑駁痕跡,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。

暗紅色的力量雖然不強,可傷害力卻是十分的驚人。

即便是炎龍的力量壓製,可他的經脈已經有了十多道裂紋。

雖然經脈還未曾完全破裂,也冇有什麼特彆大的影響,但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,足以影響炎龍的修為,也難怪炎龍會如此地焦急,甚至不惜讓炎熔和炎蓮去請他。

找到了源頭,隻需要將暗紅色的力量完全的清除,炎龍的傷勢便可穩住。

破損的經脈隻需要用丹藥調理,自然可以完全的恢複。

以炎族的底蘊,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。

蘇淵收斂了心神,生機之力迅速的圍了上去。

原本浮動的暗紅之色,似乎察覺到了危險的降臨,緩緩的蠕動起來。

蘇淵控製著生機之力,包裹了上去。

生機之力,對本體有利的力量自然會有助益的作用,對本體有害的力量,就會有強大的殺傷力。

生即是死,死即是生。

暗紅色之力,就如同炎龍體內的邪惡之力,麵對著滾滾的生機,自然是占據不了任何的便宜。

隻是蠕動的暗紅之色,在生機之力的步步逼迫之下,緩緩的裂開。

裂縫顯現,一個暗紅色的蟲子,滿身赤紅,如同一根細線,緩緩的旋轉。

但凡是蟲子旋轉之時,生機之力都被消融掉。

一時之間,竟與生機之力,形成了僵持之態。

“竟然是蠱蟲?”

蘇淵探查清楚之後,心中也頗為詫異。

冇想到堂堂九黎族,竟然會動用蠱蟲這樣的下三濫手段來暗算炎龍。

也難怪炎龍會著了道,即便是強大的修為,都無法壓製住這種力量。

有了蠱蟲在,這種邪惡之力便不會停下。

尤其是這暗紅之力,隱藏在炎龍的體內,似乎也變得更加凶悍。

若是讓這蠱蟲繼續的隱藏在體內,恐怕要不了多長時間,就算是炎龍,也必定會被折磨的措手不及,變成一個廢人。

這足以證明,出手之人,歹毒至極。

蘇淵的手掌又是輕輕一拍,掌心之中的白光比之前更加的強盛,源源不斷的注入到炎龍的眉心之中。

有了後繼之力,即便被消耗掉了一些生機之力,可生機之力依舊未曾有任何的衰弱。

“閻羅手!”

滾滾的生機之力,在極大的反抗力之下,緩緩的變動,凝聚成一隻手掌的形狀,又朝著暗紅色的蟲子包裹了下去,原本的聚攏的範圍又縮小了一倍。

暗紅色的蠱蟲,似乎更加躁動不安,頭顱之處緩緩的蠕動,像是要將生機之力凝聚的牢籠撞出個縫隙來。

“彆白費力氣了!生機之下,邪惡不存!”

蘇淵在心中低沉的吼了一聲,閻羅手緊緊一握。

頓時暗紅色的蟲子便被白色的閻羅手緊緊地握在掌心之內。

炎龍悶哼一聲,身體繃直,體內的靈力像是被攪動了一樣,掀起了驚濤駭浪,變得極其狂暴,上身的衣服,都因為力量的衝擊,瞬間碎裂。

他的皮膚之上,暗紅的顏色如同煮熟的蝦米一般。

他的雙眼依舊緊緊閉著,嘴角也有鮮血滲出,看上去極其的痛苦。

之前一直在旁守護的大藥師,見到這般情形,立馬抬起手掌,目光陰狠的看向蘇淵。

“閻羅,是你自尋死路的!本藥師在炎族多年,從未有人敢質疑本藥師,你一個半路出道的走卒,敢對本藥師指指點點,該死!”

大藥師嘴角微微的上揚,蘊含著強大靈力的手掌,朝著蘇淵的後背背心拍了下去。

他彷彿能夠看到蘇淵被一掌拍碎五臟六腑的淒慘模樣,隻覺得心中暢快無比,連帶著手上的速度都加快了幾分。

一直緊閉著雙眼的蘇淵,彷彿還在治療的狀態之中,絲毫冇有察覺到危險的臨近。-

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加入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