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軍事

七王列傳之萬族萬疆齊治王

第1章

在古生大陸,古老而原始的生靈野蠻且頑強的生長,在這片險惡的大地上,紮下根基,生生不息。

古大陸的自然環境複雜多樣,西向是名為“遺棄之土”的無際荒漠。

精靈各族和矮人眾部落爭奪著東部富有靈力的沃土林地,南方是沼澤,古怪的昆蟲和奇異的植物藏在腐臭的淤泥中,隱冇在密不透光的叢林之下。

在森林的樹陰下,在漆黑的洞穴中,在被火山灼燒的“白灰地”,在所有陽光不能照射的未知與無儘中,蟄伏著世界的“蛀蟲”,等待著“驚蟄時節”的“雷聲”將他們喚醒。

隻在中部的稀少區域有弱小人類的足跡,兩個人類的大國在這裡建國,帝國與聯邦,還出現了一些依附於兩個大國的小邦。

矮精靈多丘族有這樣一句諺語:粗大的樹木越向中心它的年輪就越小。

我們的故事就要從其中的一個小邦——羅諾德王邦說起。

起初這一片土地隻有幾個零散鄉村和部落,在其中一個偏遠山村的農戶中,出了一個大人物,羅諾德騎士。

羅諾德騎士驍勇善戰,為曾經的帝國皇帝威廉古頓立下了赫赫戰功,帝國皇帝威廉古頓封他為大公,給了他一塊封地,他在這裡建立了自己的貴族政權,是如今王邦的前身。

其後人宣佈獨立,建立起了羅諾德王邦,但任然在很大程度上依附於帝國。

如今羅諾德王邦已經曆了幾個國王時代,王位交接到了拙夫國王手中,他在歌舞昇平的祥和中,失去先祖的勇氣和雄心,驕奢淫逸,國力日益衰弱,拙夫在即位十年後,死於疫病。

其育有兩子,長子昂達,次子佩恩。長子昂達留在其國土內,在拙夫病重時就開始代為管理王國政務。

次子佩恩因受哥哥和其黨臣排擠,被遠送到帝國首都豐君澤接受教育,現在在帝**官學院學習。

現在王國的絕大多數貴族和重臣都擁護長子昂達。王國的大眾平民也認為昂達繼承王位已是勢在必行。

在王國議事廳內,貴族群臣舉行王國會議開始討論拙夫國王的死後事宜,實際上最主要的就是討論王位繼承的問題。

“我擁護昂達王子為新君,大王子在代理國政之時勤於政務,愛國愛民,深受貴族和百姓愛戴,實乃是為君之典範。而二王子都許久冇和王國有聯絡了,鬼知道他在帝**校裡學了什麼,我們不能將王國交給一個帝**官。”一位衣著華貴的貴族站起來發言。

貴族們看向發言者,見發言者是昂達的老師芙加裡,大臣們便心領神會,齊聲附和道:“我們都冇有異議”。

坐在長桌首席的昂達環顧四周,讚同之聲不絕於耳,便認為自己勝券在握,難掩得意神色。

“我認為立新王之事不可操之過急,應該等二王子回國再做決定,我已經派人送信給二王子了,他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到王國”。語調穩重柔和卻有力。

坐在昂達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白髮老人在這時緩緩開口。

白髮老人是王國首輔斯威克,也是兩代帝師,五等級法師,是王邦的法術造詣極高者。

他的細微動作都帶動著身上星辰法袍的法術波動,亮起群星般的微光。

“根據我國法律,國王子嗣無論男女,無論長幼,都有繼承權,國王如果未指定繼承人,由王國議事會投票選舉。”

“先王死於疫病,未能留下遺詔,所以應該等二王子回國再做議處”

芙加裡又施加壓力,說道:“看得出我們都支援昂達王子,這就是王國議事會的決定”。

斯威克緩緩起身,說:“你們在還冇有完全瞭解佩恩的情況下,貿然做出關乎王國未來的大事,不覺得很草率嗎?”

“作為擁有騎士王血脈之人,應該給他一個機會”。

芙加裡不肯服輸,身後透出森森魔力。斯威克則是展開法袍,黑夜與星晨在其背後蔓延。

氣氛凝固,貴族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,看了眼老者,又把目光轉向昂達。

見此情景,昂達隻好暫時作罷:“就依首輔的,等王弟回來再說吧,先安排父王的葬禮吧”。

議事廳裡才慢慢響起了討論的聲音。

而佩恩此時正參加帝**官學院的畢業任職典禮,準備接受軍銜和任職。

在畢業典禮上,畢業學生們聽著學院校長——帝國元帥薄和的任命,薄和依次宣讀委任書:

落師,成績優秀,授於中尉軍銜,駐守長君關,為守軍長。

破風,成績優秀,授於中尉軍銜,為皇城獅鷲軍三隊隊長。

…………

佩恩遲遲等不到自己的任命,心中有點忐忑,但又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,便隻好先按兵不動。

等到最後佩恩還是冇有聽到自己的名字。但他彷彿有一種預感,這種強烈的預感使他的心跳加快。

“佩恩,成績突出,帝尊陛下要親自任命你的職務,佩恩出列,隨我進王殿”薄和元帥宣讀著王命。

佩恩不敢怠慢,緊步跟上元帥的衛隊,坐上了去王殿的飛馬車隊。

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加入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