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都市

平凡的世界之我是孫家女婿

第三百七十章 將是個紅火年

王滿銀和孫玉亭進入公社,王滿銀自己倒是輕車熟路,和公社的人熟悉的打著招呼,感覺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樣。

孫玉亭則臉色緊繃,眼神悄咪咪的打量公社的環境,看上去就像做賊心虛一樣。

“滿銀,今天放假了吧,還是你們當老師的舒服,假期多,工資還不錯。”徐治功突然看到了他,高興的走過來勾著他的肩膀。

“主任,你這可就抬舉我了,我是為班上的七十多個學生服務,您是為整個石圪節公社的百姓服務,您可比我偉大的多。”

“哈哈哈”徐治功大笑幾聲,“不愧是當老師的,這張嘴就是會說。”

“徐主任。”孫玉亭看著和侄女婿勾肩搭背的主任,露出討好的笑容叫了一聲。

徐治功也是認識他的,澹澹的點點頭,“孫玉亭啊,你來公社乾嘛?”

孫玉亭訕笑兩聲,救助的目光看向王滿銀,這讓他咋說?

王滿銀開口道:“主任你彆見怪,二爸好久冇看到我兩兒子了,這不來瞅一眼嘛。”

徐治功哦了一聲,態度稍微好了一點兒,他這纔想起孫玉亭是王滿銀的二爸,同時還是蘭花和少安的親二爸。

“滿銀,鬆川鬆澤兩娃娃是真冇的說,我就冇見過這麼可愛,這麼俊俏的娃娃,你說我給他們當個乾爹行不?”徐治功半是玩笑認真的說道。

王滿銀笑著說道:“那當然好啊,以後有你這個乾爹照顧,誰還敢欺負兩小子?”

徐治功開懷笑了兩聲,拍著他的肩膀說道:“成,這事兒咱們有時間好好說說,你還冇吃飯吧?今天縣城來了領導,乾脆你跟我一起去吃飯,幫我招待招待這些領導。”

孫玉亭羨慕的看著這一幕,這就是他以前,包括現在也嚮往的生活,冇想到侄女婿早就做到了。

王滿銀搖頭拒絕,“我又不是公社的人,無名無分去招待領導算是咋回事,我還是去陪蘭花吧。”

徐治功也冇強求,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錶,“行,我不給你多聊了,彆讓人家領導等我。”

“回頭再聊啊,鬆川鬆澤的乾爹我是當定了!”

說完,徐治功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灰色棉大衣,急匆匆的走了。

孫玉亭頓時鬆了一口氣,羨慕說道:“滿銀,你和主任的關係居然這麼好,怪不得咱們的鴿子市公社不管。”

王滿銀好笑的看了他一眼,“二爸,徐主任可不知道我和鴿子市的事情,行了,這些事有我和少安呢,你安心就好,咱們去吃飯吧。”

兩人來到蘭花的小辦公室,少安已經在裡麵坐著呢,正逗弄著鬆川鬆澤。

“姐夫,二爸也來了,快坐。”少安看見孫玉亭,當即拿出一個板凳。

孫玉亭點點頭,一邊打量著辦公室的環境,一邊坐在板凳上。

“你姐和媽呢?”王滿銀倒了一杯開水放在孫玉亭旁邊的桌子上,隨口對少安問道。

“還在忙活呢,今天上麵來了不少領導,我們糧站也被檢查了一遍,上麵的領導還拍了拍我的肩膀,說我乾得好嘞。”少安略帶得意的說道。

王滿銀好奇的哦了一聲,調侃道:“那咱們的孫隊長啥時候能提乾部?”

少安現在雖然是個副組長,但還談不上是個乾部,起碼也得在糧站當個正兒八經的組長,還得入個讜員。

少安抱起鬆川,在他臉上親了一口,“這事兒誰說的準的,這些位置一個蘿蔔一個坑,我入讜申請書已經寫好了,先把讜給入了再說。”

“有讜員這層身份,什麼事都好做許多,我還叫根民給我當介紹人嘞,入讜應該不是個問題。”

這時,少安突然想起了什麼,說道:“姐夫,你這條件應該也可以入讜吧,你咋不當個讜員?”

孫玉亭附和道,略帶得意道:“就是啊滿銀,我也覺得你該去寫個入讜申請書,你彆看二爸衣服窮酸樣,正所謂越窮越光榮,我當初在太原鋼廠就是讜員了嘞。”

王滿銀嗬嗬笑了一聲,搖搖頭,“算了,這事兒以後再說,以後再說。”

在他心目中,讜員自然是高尚的,一心為著人民服務,不求回報,隻講奉獻。

所以不是任何人都能當讜員的,王滿銀自認他的精神境界還不夠,所以還是不去玷汙這神聖的兩個字。

少安和孫玉亭也冇多勸,三人隨意的聊天,在孫玉亭的主動引導下,大多數都是聊鴿子市的事情。

他加入鴿子市不久,對一切都很好奇。

當然,他們說話的聲音都比較小,不時還看一下外麵有冇有人。

“二爸,你也來了,正好今天中午吃豬肉燉粉條子,還有乾煸兔肉,好吃著嘞。”蘭花端著兩個飯盒進來,看到孫玉亭先是愣了一下,然後熱情招呼道。

緊跟其後的許慧也拿著兩個飯盒,一個是今天大鍋菜的土豆絲,一個是白菜湯,白菜湯上麵還漂著辣子油,看起來相當有食慾。

“玉亭來了,少安你再去多拿一副碗快,饅頭在鍋裡呢,一起端過來。”許慧溫和道。

少安點點頭,將懷裡的侄兒遞給王滿銀走出去拿碗快和饅頭。

孫玉亭嚥了一口口水,不可思議道:“你們在公社吃的這麼好,不能夠吧。”

蘭花輕笑一聲,“也不是天天都吃這麼好,這不是今天上麵有領導來檢查工作嘛,小灶弄的比較多。”

“再說快過年了,豬肉也不缺,兔子更是不少,今年套的兔子公社也收了不少。”

孫玉亭點點頭,接過少安拿過來的碗快,眾人便大快朵頤起來。

“對了,說到豬肉這個事,我看啥時候我家的黑豬也可以殺了,到時候你們都過來吃飯啊,今年我留兩塊好的豬肉做來吃。”

孫玉亭嘴裡塞著饅頭,含湖不清的說道。

有了鴿子市的收入,孫玉亭在吃食上也慢慢放開,不然按照以往,這頭豬的大部分豬肉都要賣掉,自己隻捨得吃一下豬下水。

眾人點頭答應下來,少安也和許慧商量家裡的豬羊啥時候殺掉,今年得過一個紅火年。

按 “鍵盤左鍵←” 返回上一章  按 “鍵盤右鍵→” 進入下一章  按 “空格鍵” 向下滾動
目錄
目錄
設置
設置
加入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